EP19. 出包了,到底該聽天使還魔鬼的?

幫我買包菸_EP19
當你犯錯的時候不要去說謊才是解決事情的開始,不要等到人家去戳破你那個謊,然後在那邊探討說你為什麼要說謊,然後經歷了一大段再來討論怎麼去解決事情,這不是很浪費時間嗎?心理也不好受啊,這是我自己的想法也是前面那個觀點後半段的由來,如果只是前面那一段的話就好像少了一個約束,加了後半段我覺得這樣比較完整。

前言

最近我朋友遇到一個問題,就是他在上班的時候回覆主管信件,結果他把公司提案的那個內容直接email給所有的廠商,然後來不及去按取消,因為他按到reply all的那個按紐,所以發出去的當下,整個心就涼了一半,覺得完蛋了,現在該怎麼辦,然後就趕快私訊我說該怎麼辦、怎麼做,我覺得這個剛好可以呼應到我前面的一個觀點,就是我認為”你相信的選擇就是對的,前提是不能影響到其他人及多數人”的這個觀點,然後剛好也有收到feedback說想了解這個觀點是怎麼來的,所以這一集就針對這一個部分來做分享。

個人案例

透過謊言得出慘痛結果

這個要從我從小不說謊的這個家庭教育講起,就是前面有提到說我們家的家庭教育就是說”你不要說謊然後什麼都好談”,剛開始的時候聽到就覺得有點半信半疑嘛,想說哪有那麼好的事情,我犯錯然後不說謊就很好談,就覺得很怪,然後我就很白目的去說謊看看,然後我記得有一次是…以前家人都會在睡前就是問說你去刷牙尿尿了嗎?有一次我就沒有去刷牙尿尿,然後我就直接就是跟我家人講說我已經完成了,但是我就是沒有進浴室嘛,就是連演都不演的感覺,擺明就是讓他們知道說我在說謊,然後結果被揍得半死,就是因為我一直說”我就真的有去啊,我就真的有…已經刷牙啦,已經尿尿啦!”,可是他們就是一臉就是看著說”你連演都不演的意思嗎?”,然後就直接把我揍得半死,但是揍到一半的時候想說OKOK,我知道這個結果會很慘了,那我要跟他們講說”好啦,其實我是為了實驗而已,我想知道說這樣子會發生什麼樣的結果”,可是我又突然想到說”如果我現在講這句話的話,不就很像是我在找藉口嗎?”,然後因為被打,所以說是實驗,然後反而是講真話被打得更慘,所以想說”不能不能,現在不能這樣講”,所以我就閉嘴,就真的好像是說謊的樣子,然後就被打,然後測試完說謊的代價之後,我就記得說”好,那我之後有機會的話,我再在嘗試看看說如果我犯錯,然後不說謊會有什麼樣的結果”,所以這算是一個開頭的小故事。

透過誠實學習坦然負責

然後之後上國中之後,因為碰到的東西越來越多嘛,然後能夠玩的東西也比較多,所以犯的錯當然也就比較多,就像之前說的那個…實驗課放火的事件,就是點那個酒精燈,然後著火起來,其實當意外發生的時候,因為那時候火就整個燒起來嘛,然後還是會有一些逃避的一些心理的想法,然後就想說”我是不是應該要說謊,然後去逃避這個責任”,但是我就想到說”欸?我之前就想要試試看,如果犯大錯,然後我不要說謊能發生什麼樣子…就是比較好的結果”,於是我那時候就很坦誠的去承認錯誤,那就是說我那時候的想法是怎樣,然後也沒有想到會變這樣子,這不是我本來的意思,那當我的家人知道之後,竟然真的沒有直接扁我,然後是用溝通的方式讓我知道說,在沒有防護措施的情況下去做這個實驗,後果就會很嚴重,那當下我是覺得滿意外的啦,雖然最後還是被記大過,然後澆一整學期的花,但是我覺得好像慢慢理解到什麼叫做負責任這一個東西,還有去評估說,在你嘗試做事情的時候,要怎麼樣去做好一個完整的規劃,那當你犯錯之後就不會因為一些無法預估的責任去想要逃避,或者推卸這樣,但你身邊的人也會比較不那麼生氣嘛,畢竟你是已經在處理事情了,然後就會把那個責罵的環節濃縮,大家就開始想說,後面的問題應該怎麼樣處理,我覺得這個方式我還滿喜歡的啦,因為誰想被打被罵?如果打破一個花瓶,然後我們就去把它好好地清理掉,然後下次不要再這樣做,然後去做好防護,這樣不就好了嗎?在那邊打罵有什麼意義,如果都已經到這樣子,然後還去一直打一直罵,不就很像在發洩個人情緒嗎?所以到後面我的觀念就變成說,我可以去犯錯,但是我不要去逃避,就是說謊的部分。

連睡覺都要為其他人負責

那當我上了高中之後,我會覺得說”我可以在不做壞事的情況下去做任何事情,那如果我犯錯的話我就去負責,這樣就好了”,雖然這樣子的約束觀念感覺有點過於自由,但我自己當時也說不出來哪裡有問題,就是照著做,我做我覺得對的事情,例如說日夜顛倒,然後學程式去練功,然後白天在學校睡到飽,那當老師把我叫起來說”你一天到晚睡覺會影響到其他同學”的這個時候,我就滿頭問號,想說”干我屁事啊?”,我認為說我只是盡我的本分出現在課堂上,然後我也沒有刻意去打擾其他人,其他人看我睡覺被影響然後是我的責任,這是什麼邏輯?我就想不通,我覺得你可以按照校規去記我過,那些都沒有問題,然後我也會去乖乖的銷過,啊這就是我自己選擇的機會成本啊,為什麼這樣不行?我這樣應該很負責任吧?而由於我那時候學的專業都是我自己去學的,然後也沒有從學校學到什麼,就是當時我覺得有用的東西,所以老實說我那時候其實是很看不起老師的,就覺得老師很沒有用,就是”不僅你自己教我的東西我自己用不到之外,連你自己都說不出來學那個東西要幹嘛,那你還要妨礙我去培養我自己,我都還沒說你是薪水小偷勒…”,不過當時我沒有這樣講啦,因為感覺老師的那個心臟就受不了,所以就還是接受懲罰。

優化判斷對錯判斷的框架

如果有了解我前面經歷的朋友就會知道說,我是一個很需要去被說服的人,所以那時候如果老師用什麼記過、叫家長的方式來威脅,我只會把它看成成本而已啦,我真的是沒什麼感覺,啊我又養成不說謊的習慣,啊沒有感覺的狀態也不會去包裝,就像是去裝可憐請老師放過,然後說”喔…我下次不會再犯了”那種感覺,啊我就真的沒有感覺啊,所以我表現出來就是那樣,那那時候就被盯得滿慘的,可能就會讓對方覺得說你好像屌而啷噹的感覺,可是我本身不是這樣想的啊…anyway,反正我二年級上學期基本上就累積了兩大過了,而且我是有在持續銷過的狀態下累積的,到後面我的集點快集滿的時候,我才領悟到說,我之前認為的”什麼是對”的這個觀念的後半段,就是剛剛講的東西,就是”我相信的選擇就是對的,那前提是不要影響到其他人或多數”人就是後半段這一個部分,像我這個案例就是校規嘛,校規就是多數人所共同訂定的東西,哪怕他是錯的,啊規則就是這樣訂啊,這就跟出社會面對法律一樣嘛,你就是得遵守啊,不然就是得去修正法規,那…你哪有時間去做那些事情,那又不是你想做的事情。

實行心得

所以到這個地方,我前面講的那個理論也好、公式也好才得以完整,就是”不要去影響到其他人或多數人”,那回到我朋友的那一個事情,他那時候馬上私訊我說該怎麼辦的時候,其實…其實我是直接建議他去跟他的上司告知,然後用最短時間想出止血的方式,但是在做這個決定之前,還是要考慮一下,負的這個責任我不會太重,如果太重然後我有這樣建議,等等他講完然後老闆就叫他回家,這樣感覺好像我又害了他,然後說不定他還會延伸一種”早知道我就逃避責任,說不定還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想法,那這樣這子就有點本末倒置了,那當他去負這個責任、去跟主管說明這個事情,然後並且提出一些後面解決的solution的時候,才發現說”好像沒有自己原本預想的這麼恐怖”,我是希望這個方式可以讓他培養負責任的態度啦,也能讓他慢慢去習慣負責任,然後不要去逃避,我覺得這是一個當leader很重要的一個特質,以我的觀點,我會覺得說,當你犯錯的時候,你不要去說謊才是你解決事情的開始,不然你要等到人家去戳破你那個謊,然後在那邊探討說”你為什麼要說謊?”,然後經歷了一大段,我們再來討論說怎麼去解決事情,這樣不是很浪費時間嗎?而且你那一段心理的感受也不好受啊,這是我自己的想法啦,也是我前面那個觀點後半段的由來,因為我覺得如果只是前面那一段的話就好像少了一個約束,那加了後半段,我覺得這樣比較完整啦,說不定之後還會再優化,但是這可能就是跟自己的經歷有關係吧,就目前為止,我自己用這一種方式去負責、去處理事情,我是覺得還蠻受用的,所以分享給大家,不知道大家覺得這樣子的方式怎麼樣。

哈囉~願意給我一些建議嗎? 感謝你看到這裡ㄛ!

欄位均非必填,可自由填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