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15. 先別說哪裡對,我就問你哪裡錯?

幫我買包菸_EP15
對錯留給自己就好,像談判這種軟實力要透過什麼方式看出差別,就是你講話鋪陳跟節奏掌握,能不能一針見血又不講白,絕對不會是因為你爭贏了多少對錯,你得先說服客戶才有機會驗證你的方法是否有效嘛,沒有人希望只是花錢請人來嗆自己做錯了,試著不要馬上提及對錯,否則講太過,對話立刻結束,那後面準備的資料也沒用啦。

前言

我之前跟我朋友在討論說怎麼樣去規劃人生,或者說,一件事情的方式怎麼樣才會正確,可能是SOP或者是什麼,那我們在討論的過程中發現說我們提到了很多事對錯的問題,但實際在想一想之後就發現說,我們其實一直都在跑題,變成不是”怎麼樣做會變得更好”,而是變成我們一直在探討的問題是”每個小細節怎麼樣做才是對的”,而不是說我們整體的方向怎麼樣才會做更好。

個人案例

對錯邏輯的適用時機

因為過去我一直都認為說事情只有對錯之分,沒有灰色地帶,所以我做事情往往都很果斷,也做得很快,因為沒有人引導的關係,所以我只能去直接分析一件事情,把它分析到透徹,那這樣才能說服我自己說”這件事情到底沒有價值去做”,但是到後面就發現說,這其實是一把雙面刃,因為我沒有考慮過這個東西、這種方式,它是不是有適用的時機,所以一直不斷使用種對錯的邏輯的情況下,我就整個人就變成跟屁孩一樣一直頂嘴,因為我知道很少人可以把一件事情回答到底,就是會搭到它的本質到底是什麼,就例如說我之前說的睡眠時間的問題,然後家人或朋友他們就會勸我說早睡比較好這件事情,那明明就是希望我可以身體健康,就是一個”比較好”的方式,可是我就會反問說”為什麼不能晚睡?”,如果我的生活作息都是很規律,但是我有時差是跟比如說美國一樣,差12個小時,那我是會健康,還是不會健康?如果不會健康的話,那現在有時差的人不就完蛋了?沒有一個基準值啊,我大概就會這樣子去反駁,就是蠻北爛的,那想當然的,那時候有幾個長輩或是朋友可以回答這種問題?所以我就很”理所當然”的晚睡,因為我覺得這樣才是對的嘛,因為它不是錯的它就是對的,那到了後面之後慢慢成長,我才開始發現說這個其實是一個問題,才去慢慢地反省,就是人家根本就沒有要跟你爭對錯啊,大家只是關心你而已,就這麼簡單,然後覺得怎麼做會讓你的身體會變得更好,那我一直在那邊爭說它們的這些根據、來源什麼的,到底意義在哪裡?所以想通了之後才發現說,哇!原來這種想法、這種反問的方式是這麼的銳利,就是在我發現這件事情之前,我用了對錯的這個邏輯去劃傷了多少人,多少個關心我的人,不過我自己長久以來都是這個工作模式、這個時差,所以我也好幾次試著想要把它調回來,但是真的是有夠困難,就是難的不是調時差,就是睡覺補眠或者說少睡一點就好,難的是我調整之後會沒有辦法工作,因為我就是習慣一個人半夜,然後安安靜靜或者說自己吵吵鬧鬧的去衝刺,所以我我做事情才會比較快,因為就沒有人可以打擾我嘛,那要我突然變成在白天去噴發靈感的時候突然接到電話,或者說我要臨時去做某些事情,那你靈感斷掉我就會直接崩潰啊,所以事情我就會一直拖下去,這可能也是很多人在面臨的狀況,就是你沒有辦法去聚焦你的精神,所以我目前還是保持顛倒的模式,就是晚上工作然後白天睡覺,但是面對大家的關心,我雖然都知道,我也理解,然後也嘗試跟他們去溝通,但是很明顯他們就是還是會繼續擔心,那這時候我只能去找一些比較可靠可信的文獻來試著讓他們去放心,當然這不是根治的方法啦,但是這就是我取平衡的方式,就讓我們知道說其實這樣睡已經有一些研究是表面說是沒有問題的,因為我自己的身體我其實自己也感受的出來到底有沒有不舒服啊,所以這才有之前分享的熬夜的觀念,那我覺得這個建議在大家也就斟酌參考就好,因為不一定適合每個人啦。

對錯的核心是為什麼

對我自己而言,我覺得對錯的透徹分析,確實讓我省了很多時間,而且在思考的過程也訓練了很好的一個獨立思考能力,就像前面說的,如果我想要去賺錢,我沒有必要去做一些比較無法實際成長的工作嘛?然後再者,有哪一份工作是不能賺錢的?但是如果這一份工作它是有實際的累積價值,薪水再低我也覺得Ok啊,因為那個才是我注重的地方嘛,就像我之前也花了兩個月領低薪去一家公司,然後去把數位行銷這個陌生的專業,它學起來,然後設(時間)停損點,然後學起來馬上離開,這種概念是一樣的,甚至我到現在都還有在運用這些技能去讓它變現,然後另一方面,如果要了解對錯過程中就是要一直去探討為什麼嘛,所以我自己從小面對問題的時候我就會一直去問為什麼問到底,我還記得我小時候好像是小學的時候吧,我問了我一個長輩說”機車是怎麼發動的?”,那他剛開始的回答可能就是跟我講說,它的那個按鈕要按下去,然後按煞車、轉油門之類的那些操作,但是我實際問的問題是”它是怎麼發動”是那個引擎的部分,為什麼我按紐我拉那個煞車,它就會發動,然後一直這樣問下去,問到最後他就沒有辦法回答,反而去幫我問其他的親戚,我覺得現在想起來覺得蠻好笑的,不過我覺得很酷,因為他沒有敷衍我,他是認真的去幫我找答案,所以我覺得只有你持續的去思考才能判斷什麼是正確,然後間接的去收斂你真正的想法。

探討公平與否的動機

那要做到客觀的分析,就需要去不斷的練習嘛,剛開始會不自覺的又開始被一些主觀的想法去左右,甚至去衍生說”這樣對我不公平”的一個想法,我之前也會這樣,就是一些不可抗力因素,例如說你自己本身的家庭、經濟、成長環境,或者說你自己身邊的資源諸如此類的,那我記得我那時候國中的時候也是因為可能好像是一個比賽吧,然後對方有很多的資源,然後我都沒有資源,那我就去跟他(我那個長輩)抱怨說,這個東西真的很不公平,講了一大堆,然後他就只問我一句說”你覺得有什麼事情是公平的?”,這句話我思考了很久,然後最終就是答不出來,因為…你們大家也可以想想看,到底有什麼事情是真的公平的?(大家思考5秒鐘~)就沒有嘛,所以這時候我才恍然大悟就是打從出生開始,每個人的條件就不同,起跑線也不同,每個人面對困難的狀態也不同,所以你為什麼要一直去糾結”公不公平”這件事情?而且你是針對這個人、這件事情,還有其他事情可以比對啊,你跟這個東西比是不公平、對你不公平,可是說不定你跟其他東西比是對其他人不公平啊,所以到最後我才發現說,我會這樣想,其實是在找方法去說服自己說”自己輸得情有可原”,如果這個方式是有用的,那還OK,但重點就是沒有用啊,你博取你自己的同情意義到底在哪裡?所以我之後就會比較不會出現這樣子的情況,就會去慢慢地把自己心態調整過來,當我認為說這個情緒實際上是在浪費時間,它沒有辦法對我有任何幫助的時候,我就會直接中斷思考,然後再重新連線,就跟網路一樣,那剛開始最好的方式就是直接做事情,就是你不要去想任何的感覺的東西,你就開始看你有什麼事情要做,直接下去做,那如果這個情緒真的是超級難消化,我就會把它規劃到我的時程管理,就是”你真的消化不了,好,我就給你一段時間,你要不爽要難過,你就等禮拜五晚上我就整段時間給你,然後你再去那邊發洩”,這是我對我自己的講話的方式啦,所以到了那個時候,我就知道說我可以發洩了嘛,可是通常到那個時候你的情緒也會被慢慢的刷淡,就會覺得算了,或者說你根本就忘記了,可是你自己也會知道說,你忘記了就是忘記了,你沒有什麼補回來的機會,什麼我要禮拜天的時候繼續去發洩這個情緒,沒有,那就是你自己忘記了,所以這感覺也是一種時間管理的自我訓練方式吧,或者說另類的懲罰(因為沒有履行自己的時間規劃),這是我自己不知道哪裡想來的方式,然後就給大家參考看看,雖然不知道這樣是不是正確的,但是確實省了我不少時間,而且還有不必要的情緒堆疊,就你看事情可以慢慢的比較客觀。

雙方不對等的結論份量

那到了大學跟研究所的時候,慢慢增加視野,我才發現說,當你把問題處理到最後的對錯,往往都是下下策,就法律一樣嘛,法律是道德的最低底限,就代表說,你如果什麼東西都要拿法律去談的話,那你這個人其實就沒有什麼底線了啊,你的底線就是法律啊,當你沒有約束你就不知道什麼可以做什麼不能做,那你還需要跟這個人溝通嗎?這個觀念我發現得太晚,結果導致我前面的對錯雙面刃的例子,把我身邊其實一些很不錯的人都逼走了,留下的就只剩超級愛你的人嘛,就是你的家人啊,或者說你的真的很好的朋友,或者說你的另一半,我自己回顧起來是覺得蠻可惜的,因為那時候心智就還沒那麼成熟,就會想不開,然後走不出那個圈圈裡面,不過也是因為這樣子我才能更體會說,我現在身邊的這些貴人有多珍貴,所以現在我只認為說,對談判而言只有更好,沒有對錯,沒有輸贏,那情感方面就是完全不用去論對錯,那就是包容而已,簡潔一點就是”把對錯留給自己就好”,你自己去判斷,不要把對錯都壓在別人身上,只有對自己的磨練,才需要去對錯,而真正的對就是你自己所相信的一切,就跟宗教一樣,就是你信的、你做的,你會做就代表說,你認為它是對的嘛,而當如果有人跟你講說什麼是對的的時候,我覺得那只是他沒有辦法用其他方式去繼續跟你辯論,就跟學校一樣啊,這個社會的教育就是大部分都會跟你想說什麼是對的,很少人會跟你說怎麼做會更好,因為更好需要解釋啊,那我直接跟你講對錯就不用,所以當你建議一個人怎樣做會更好的時候,遇到比較直接的人常常就會反問你說”哪裡有問題?哪裡有錯?”,當你解釋的時候就等於說,你們開始在爭論什麼是對的了嘛,但是事實上你只是想要跟他講說,你認為怎麼做會更好,你沒有要否定他的想法,這是我在諮詢的過程中感受到的一個心得啦,就是比起你直接跟他講說”你這樣子做會完蛋”,你不如跟他講說”怎麼做可能會更好”,我之前看一個影片,然後那個講師叫做Dan Lok,他講過說”當你說一件事情的時候,那就代表一件事情,如果你從對方的嘴巴說出來的時候,那就是整件事情的結論”,它的原文是英文啦,就叫做

“When you say something, it means one thing; when they say something, it means everything.”。

Dan Lok

實行心得

所以我覺得像談判這種軟實力要透過什麼樣的方式去看出能力的差別,就是你的講話鋪陳跟節奏的掌握嘛,再來就是你講話能不能一針見血又不要講的太白,絕對不會是因為你爭贏了多少對錯,因為你終究還是得先說服客戶才有機會去驗證你的方法到底有沒有用嘛,沒有人會希望他只是花錢,請人來一直嗆自己說自己現在做錯了,沒有用什麼的,整個重新打掉,所以當你想要表達看法的時候,我覺得可以試著不要去馬上的提及對錯,否則你講太過對話立刻結束,那你後面準備的資料也沒有用啦,說不定這樣做可以能夠延續你們的談話,然後討論的時間也比較長、比較完整,最後找到真正的問題跟解答。

哈囉~願意給我一些建議嗎? 感謝你看到這裡ㄛ!

欄位均非必填,可自由填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