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10. 第一天當老闆,可以再躺一下嗎? feat. Annsley & Andy

幫我買包菸_訪談10
你在答應別人事情的時候,時間應該要規劃好了才對,所以當你說"OK,我可以完成"的這個承諾的時候,通常會接"我大概什麼時候會給你",這樣子的話你的時間就規劃出來了,沒有辦法預估的事情只能說"這個東西可能要花點時間研究,我研究之後能夠預估了那個時間我再回覆你",這樣才不會讓你的時間不確定性因素那麼高。

訪談逐字稿

Andy: 最近我們都待在家裡,因為最近疫情狂燒,然後今天政府好像又頒布了全國的三級警戒對不對?

Annsley: 哪裡都不能去

Andy: 對啊

Annsley: 好像就是連三人以上的…就是聚會都不能參加了

阿瑋: 好,那我們今天就差不多了

Annsley: 好那我們就…

Andy: 欸沒有啦,是五人啦

阿瑋: 那你哼一下

Andy: 蛤?呵~什麼意思?

阿瑋: 那個啊,我們的outro

Andy: (亂叫)

Annsley: 你忘記囉?是這樣啊(哼歌)

大家: (笑)

Andy: 你要不要剪他這一段?

阿瑋: 好啊

Andy: 好OK,好啦,反正我們都待在家裡面嘛,但是因為我們其實都是freelancer,所以其實對我們來說話其差異沒有那麼大,最多的差異可能就是可能…連出外要去買個東西都會…

Annsley: 像戰鬥一樣

Andy: 對啊,就是要保持警戒這樣子,保護你我,對那所以今天就要來討論是說…在疫情狂燒之下,對我們這幾個freelancer來說會有怎麼樣的影響嗎?自己的感受,那Annsley本身他是一半的freelancer,一半的就是兼職

Annsley: 兼職,對啊

Andy: 對那我們就用不同的觀點來分享一下,就是以自己而言,在這個疫情狂燒的期間,對自己來說,有什麼樣特別的感受,阿瑋,freelancer代表先…

阿瑋: 為什麼我是freelancer代表

Annsley: 你是…你是老鳥

Andy: 你就是老屁股

Annsley: 我是一顆蛋

阿瑋: 我是青少鳥

Andy: 你沒看到你羽毛都掉了

大家: (笑)

阿瑋: 好啦,沒有我覺得去年其實就疫情就爆發了嘛,然後我印象比較深的是在五月,去年五月的時候,就是台灣的遠距工作慢慢的就是…興起,然後很多公司都跟進,然後大家就可以work from home這樣子,所以這也是在倡導一個新的工作型態,就是大家都是在家裡工作,不管你是不是freelancer,那我覺得到今年就是第二次就是高峰嘛,讓我我覺得…這個疫情會幫助這個新的工作型態更加的…流行嗎?

Andy: 嗯嗯嗯,因為我之前就有看到報導是說…其實很多企業本來他們就很想要去做遠端工作這件事情,但是因為成本太高,所謂的成本就是他們可能要增加遠距的管理

阿瑋: 溝通成本

Andy: 對對對,但是因為沒有疫情這件事情,讓他們不想花太多的成本去實驗這件事情,所以疫情爆發讓他們有一個機會,就是剛好也是在做這件事情,那疫情之下企業就能夠被逼著去做這件事情,而這件事情也證明了能夠work這樣子

Annsley: 我覺得是要培養…就是雇主和就是被顧者的之間的信任,因為像我們之前的公司就是他是…我們去年五月是完全不把這當一回事,就是我們照常去上班,照常坐著大眾運輸,然後自我三十幾、四十幾分鐘到那邊,然後上班大家也不怎麼戴口罩,但今年就是變得很嚴重,那我聽說今年就是我明年採取了遠距工作,那這就是比較呼應到我們的老闆需要去再更相信員工在家裡會好好的工作,就是對於雙方自己的信任都要再更升級

Andy: 那對阿瑋來說就是疫情高峰,或是沒有這麼嚴重的狀態之下,對你來說你有沒有什麼樣特別的不一樣?

阿瑋: 我是覺得對freelancer來講應該是完全沒有差啦,頂多只是跟客戶見面的次數要降低,然後變成online meeting這樣子,那剛剛Annsley提到的那個信任的問題,我一直覺得很奇怪,就是有一些工作明明就是可以在家做的,我其實就是因為這樣子,然後才想要當freelancer的,就是我不太明白了一些工作為什麼一定非得要在公司做,又不是像是…

Annsley: 服務業那種

阿瑋: 對啊對啊對啊

Andy: 嗯嗯嗯嗯嗯

Annsley: 我也覺得是信任的問題,就是你當初在談就是合作或是就是聘僱的時候,應該就要把這方面採納進去,你可不可以再沒有管理這個人的情況下,還相信這個人會為你工作,就是有點像是freelancer他是雇主跟你之間是我們是個合作關係,我相信你會幫我完成這個專案的那種感覺,但是傳統的就是聘雇關係會比較偏向說…我聘你我就是買你

阿瑋: 就是看到才安心

Annsley: 看到才安心,然後你要用你的時間來贖你的身的那種感覺

Andy: 比喻得有點恰當

大家: (笑)

Andy: 所以等於是說現在越來越是朝向個人化去續發展嘛,對不對

阿瑋: 對啊,而且我覺得這個會帶來一個效果,就是你的工作如果是沒有辦法遠距工作的話,可能你就會因此而受到影響嘛

Annsley:

阿瑋: 那這個相對的就會變成是公司的成本,因為如果你因為這樣就不能工作的話,那聘你的意義在哪裡?可能就放無薪假還什麼,可是在下一個階層的話就變成說,那是不是有沒有你都沒有關係?

Andy:

阿瑋: 對對對,這就是一個不可取代性的問題,可是如果今天是你work from home,然後你還是可以提出你的產值,然後老闆也覺得ok,甚至是更加滿意,我覺得這才是你可以創造自己個人價值,然後還有你自己不可取代性的一個部份,就是個人品牌時代的來臨

Andy: 所以等於是說現在這時代除了個人所技能之外,也要跳脫於時間、空間的束縛這樣子,讓自己彈性壓越高這樣的趨勢去發展對不對?

阿瑋: 對啊對啊,就是主要是賣技術的話

Annsley: 但這個前提是你是技術類,因為有些像是服務業類那些講究經驗的,也不是說沒你沒差

阿瑋: 對啊對啊,我剛剛有講是技術類的話,像你用電腦工作的話

Annsley: 對啊

Andy: OK,那對Annsley來說的話,現在還是要去兼職嘛,對不對?

Annsley:

Andy: 就還是要到外面去做這些工作,那對來說的話有這個疫情跟疫情比較低峰的時候,那對來說明顯的感受是怎麼樣?

Annsley: 其實我現在公司那邊也被減少了很多(時數)欸,他們也是受疫情影響的一個行業

Andy:

Annsley: 對啊,所以變得我自己的時間會突然多出很多,那我覺得也沒有說到很閒可以去玩那些遊戲軟體那些的,對阿,其實自己的事情少了,但是像是案子還有就是自己的計劃也會想要趕快開始進行,對啊

Andy: 嗯嗯嗯,所以對於你需要到那個地點去上班的工作型態來說,簡單來說就是變得比較閒

Annsley: 暴力減少

Andy: 暴力減少,OK,跟今天的那個比特幣一樣…暴跌,好,沒事沒事

阿瑋: 感受很深

Andy: 對,感受很深,感受很深,好,所以…我們現在就是在這個疫情之下嘛,所以現在等於是說已經進入到很高峰的一個狀態,可是我在網路上也有看過,就是他們是說…假設疫情過後,那其實有些的工作型態即使就算疫情好了,那那個工作型態也會回不去,比如像剛剛說的遠距工作,或者是說遠距管理方式,那以後這個東西會不會回去還是一個未知數,那你們有沒有覺得就是說…那即使下班…第一個就是說,下半年的工作型態你們覺得會有怎麼樣的變化,那其中就算好或不好,你覺得工作型態有哪些東西是可能會變的?哪些東西是回不去的?就是依個人觀點,因為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到底會變怎麼樣嘛,對啊

阿瑋: 我覺得講預測有點太自信了,我會比較期望之後是可以變成…你不需要把每個員工都綁在公司裡的那一種型態的公司,可以真的就是完全實行遠距工作,那這也可以進一步的去幫助你的員工去訓練自我管理、時間管理呀這些東西,而且重點是你自己也可以省下那個辦公室的成本,你頂多就是登記一間商辦就好,有事大家開會,我覺得這是我覺得滿理想的狀態啦

Andy: 那你覺得哪些東西,會一定還會變回去,只是因為現在疫情來說…就是受限

阿瑋: 我覺得變不變一直都是觀念的問題阿,就是老闆…就像剛剛講的一定要看到你的人才會安心啦,或者說一定要看你坐在那裡,哪怕你不工作

Andy:

阿瑋: 我之前有去一些公司工作,就是哪怕我事情都已經做完了,然後老闆還是覺得你就先坐在那邊,坐到班也OK呀,就類似這種概念,就是把你買來放在那邊

Andy: 那Annsley呢?

Annsley: 就是像剛剛阿瑋講的啊,就是要更加的信任員工,要就是施行遠距,我覺得這些都有一個關鍵,為什麼就是老闆…我看到的啦,為什麼老闆會想要把公司把員工綁在公司裡面,其實是因為遠距的話有時候會找不到人啊,不然就是會溝通不順暢,然後不然就是面對面的話溝通有很多好處,你可以有手腳、你可以畫、你可以比、你可以一起看同一台電腦,其實這些就是現在技術都可以克服,但還沒有一個軟體或是一個東西它可以完全整合讓這個沉浸體驗更好,所以我覺得其實下半年這個東西會出來,如果這個東西真的出來了,那遠距工作這個東西就回不去原本的工作型態了,是嗎?

Andy: 嗯好

阿瑋: 他…他在預測欸

大家: (笑)

Annsley: 我沒有在預測,我只是覺得這個東西很可行,誰要來做?

Andy: 好那我們就就十月時候來看Annsley的預測

阿瑋: 驗證,驗證一下,現在開放下賭

Andy: 對對對對對

阿瑋: 你自己的看法呢?

Andy: 我覺得傳統上大家不敢遠距的,現在因為試過,所以可能就會敢遠距,對

阿瑋: 一試就愛上

Andy: 對啊,因為我覺得老闆他們也會評估吧,因為如果說遠距工作的型態能夠減少一些不必要的開支或成本的話,那或許這樣子老闆也會比較願意,對啊,如果是工具真的能夠在這段期間開發得妥善的話,那我就覺得這件事情還蠻有可能的,對啊,那我們想一下,因為有些東西回不去,假設未來是像大家所預測的,所謂遠距工作都會一直在的話,那我們需要在裡面培養什麼樣的思維?

阿瑋: 我覺得就是freelancer啊,freelancer的思維,然後再加一點就是英文能力吧,就是你如果已經不受空間、地理拘束的話,那你接國外的案子其實是一樣的意思

Annsley:

阿瑋: 對啊,所以我覺得這個是應該是蠻令人期待的一件事情啦,就是跨國無阻的那種感覺

Andy: 那除了語言能力之外,還有沒有什麼樣的能力覺得一定是需要有的?

阿瑋: 應該責任感吧,你如果是自己工作的話,你不會管理自己還是時間管理還是專案管理這都是責任問題啊,啊你做不到這些東西,你的老闆沒辦法相信你,你的客戶沒辦法相信你,那就不會有人敢跟你合作了啊

Andy:

阿瑋: 對啊,然後再來就是你如何曝光自己

Andy: 那麼沒有什麼…我想問一個就是Annsley跟阿瑋,就是有沒有什麼樣的儀式,或者是說…你起床直接工作嗎?還是你會先有一個儀式感的東西出現,然後你才能進入工作狀態

阿瑋: 抽根菸吧(笑)

Annsley: 現在在問一整天的…

阿瑋: 你的時間安排嗎?

Annsley: 對對對

Andy: 對,就是你…你是怎麼樣讓自己進入一個…因為之後大家可能會在家工作嘛,或是現在很多人在家工作

阿瑋: 喔,建議大家可以怎麼樣找到狀態

Andy: 對啊,因為過去可能大家要出去上班,可能坐個捷運是他們的儀式,就是要做完捷運我才有工作的感覺,那今天在家工作上班我就不可能坐捷運,那有沒有什麼樣的…你們自己的方式能夠讓自己進入工作狀態?

Annsley: 我覺得就是把娛樂的地方跟工作的地方稍微切開來吧,可能一個地方是專門在工作的,然後一個地方是你可以稍微休閒或是幹嘛的

Andy: 空間

Annsley: 對,空間的切割

Andy: 好啊,那像我之前四坪的家裡可能就要有點困難

大家: (笑)

阿瑋: 你可以切四塊欸

Andy: OK,我今天這一步是要工作,那我往右跨一步…

Annsley: 你在床上就看影片幹嘛的,然後在桌上就是工作

Andy: 嗯嗯,空間的切割

阿瑋: 對,或者站在同一個點上面,然後站著是幹嘛,坐著是幹嘛

Andy: OK,哇要這麼窮就對了,那阿瑋呢?

阿瑋: 我覺得我比較極端,就是…這個我先分兩個(部份),一個是我的工作是我想做的東西,那另外一個是我純粹只是做工作,啊如果是我做的東西的話,我就會很有動力去做它,我可能只是…比如說抽根菸,然後調整一下,我大概會構想一下我等一下要做什麼,然後把架構好,因為我本身就想做那件事,所以我會很有動力,我大概架構好,抽完菸,我就可以直接去工作,直接進入工作狀態,根本就不用找,然後第二個部份是我不想做的工作,那不想做的工作我就把視為是責任嘛,一個方式是你把你想做的工作放在不想工作的那個事情後面,去吸引自己先把不想做的完成,這是一個方式,然後另一個方式是…把事情、時間也切清楚,就是有時候做事情就是會懶嘛,就是會”我現在就不想做事”這種感覺

Annsley:

阿瑋: 你可以這樣做,可是重點是你要確定你有在掌握這件事情,而不是事情在追你,那如果是這樣子的話,我有時候也會覺得”喔,我就是想要躺在這邊躺一整天”,這種情況下,我就會真的去躺,我就會給自己一個promise,就是我躺完起來我就是要工作,然後我就會去躺嘛,然後躺躺躺躺躺…躺到差不多了我就會起來工作,可是我做一做,我又覺得感覺好像也不太對,我又想幹嘛了,可是我就會覺得這樣是在放縱自己,所以我就會再回去上一步,我就是繼續躺,躺到我不想躺,躺到我覺得躺讓我覺得很煩,然後我就會跑來工作

Andy: 可是通常這時候就是到晚上了欸(笑)

Annsley: 而且你躺,躺完,然後你想要看影片怎麼辦?你又會回到上一步?

阿瑋: 不會啊,我就躺就是躺啊,我到底是想躺,還是想看影片?還是躺著看影片?就是我會定義好這件事情,我就是一直做這件事做到我不想做了,下一步就是進到工作狀態,就是等於是一個先拿到獎勵,我就必須完成這個成本的概念,所以這個比較極端一點

Andy: 對啊,而且這種聽起來自制力也需要滿強的,就是你要設定你躺的狀態,但通常一般人要躺下去就睡著了,哪會有什麼設定狀態

阿瑋: 喔,這樣也是啊,我有時候也會想睡啊,所以我覺得睡到你不想睡啊,你應該有個狀態就是睡到已經睡不下去了,那個時候我覺得會起來工作了,因為我就知道我沒有辦法繼續睡下去了

Andy: 但通常沒有辦法繼續睡下去會想看影片

Annsley: 對啊

阿瑋: 不會啊,但是這是你自己的promise啊,”我可以答應你現在…”就是我跟我自己講話”我可以答應你現在去睡覺,但是你睡完你就必須做這件事情,完成之後我們再來討論下一步,啊你覺得OK,好,那就去睡啊”,啊你覺得不OK你就要再想其他辦法,代表睡可能不是你真的想要的

Annsley: 我想要整理一下,所以阿瑋這邊是你如果工作在一半您想要睡覺,你就先去睡覺,然後你答應自己你睡覺起來就一定要工作

阿瑋:

Annsley: 那你睡了起來之後,你要工作,但你工作到一半你想要看影片,你就會回到上一步睡覺?就繼續睡?睡到不想睡?

阿瑋: 不是啊,這是一個階段嘛,你工作到一個階段,你要休息是一個…另一件事情啊,它只是休息而已啊,比如說我只是想起來要走一走,所以它不是”我想要逃避”,而是我覺得應該動一動,一個休息的概念,而不是”我把事情完成了,然後我要獎勵自己耍廢了”,你懂這個差別嗎?一個是下課,一個是放學,你這樣理解好了

Andy: 下課跟放學差別在哪?

阿瑋: 下課就是take a break而已啊,放學就是沒你的事了啊

Andy: 喔,懂

Annsley: 了解,那Andy勒?

Andy: 我的話就是我早上會先洗個澡

阿瑋: 欸?我以前也會怎樣

Andy: 對啊,因為我就讓自己清晰嘛,那早上的話我如果可能就會…我會列下列下我今天要做的事情,然後會列下我很煩的事情,然後我會列下一些…反正列下一些就是在我心理面的事情,我就會先把它寫出來,因為我覺得這些東西會干擾你一天,很煩的事情,那真的你…如果你仔細靜下來去想想你就會知道哪一件事情是你最煩的,你就要…你就必須把它寫下來,因為我要讓自己的心理面有out put的東西,寫下我可能今天有空我就會去處理它這樣子,那再來的話我就會去洗個澡

阿瑋: 然後就差不多晚上,準備睡覺了

Andy: 對對對對對,差不多一天就這樣過一個,我心中太多煩的事情,然後憋太久

阿瑋: 然後明天早上起來洗個澡,然後再重列一張單子,然後再回去睡覺

Andy: 對對對,所以我房間的那個牆壁都是那個便條紙,沒有開玩笑的,那個是…好反正我今天…我就是這樣子做,然後我…蠻喜歡吃早餐的

大家: (笑)

阿瑋: 怎麼這麼突然?

Andy: 所以我會…能夠可以吃早餐我就先吃個早餐這樣子

阿瑋: 你說的是十二點前的那一餐?

Andy: 對對對對對,十二點前的那一餐

阿瑋: 而不是起床的第一餐

Andy: 如果起床第一餐是中午的話,我就會覺得有一點對不起自己了,就是我太晚了

Annsley: 沒有吃到早餐

Andy: 對,我沒有吃早餐就會覺得…就會覺得今天好像時間快沒了這樣子,所以我都希望自己能夠早起這件事情,現在在練習

Annsley: 那如果今天一整天都是讓你很煩的事情,你會不會覺得今天世界末日?

Andy: 你說很煩的事情?

Annsley: 就是今天如果很煩的事情假如說有兩、三個,這兩、三個就必須要佔據你一整天,你完全沒有辦法做你喜歡的事情

Andy: 呃…好,那這東西我就會覺得分…就是哪些事情是我不喜歡可是我該做的,這個東西是我優先會做,然後再來的話是我還有時間,然後我也需要做,但這我就會把把它排後面,再來的話就是我可能喜歡做,或者要練習的事情,我就會擺到最後這樣子,那我覺得用時間去切,因為我發現一個狀況就是當你無限的時間給自己做的時候,你會不妥善利用時間,就是可能只要做五件事情,然後你開始做第一件事情,你就一直做、一直做、一直做,可是你沒有讓自己也有一個停下來的點的這時候,你覺得會來賴在那裡不走,那或許優先順序是這樣就是…今天project分成ABCDE五個部份要做完,但如果沒有切時間,你可能就會很想要把E做到完,那如果你今天有切時間,你今天可能就只能做到A,沒關係那你就做到A,但是時間到了你就是換其他事情這樣子

阿瑋: 可是這樣很容易讓你做的東西都是半成品啊

Andy: 所以就是要階段,要一個階段,就是你這個階段完成了你再做完,對,那換下一件事情,那如果像阿瑋剛剛那個什麼想睡覺,或者是覺得很煩的時候,我就會換,我就會換了一個東西,比如說我可能會運動或是彈吉他,因為彈吉他跟運動是我自己就是…也要做的,但又不會覺得無聊的事情,我可能就會切一下,就是去談個吉他,然後去運個動這樣子,然後讓自己轉換一下心情,但因為你知道…你看Youtube你會陷進去,所以就盡量…你會知道你哪些會陷進去,哪些不會,那你就要避免那些會陷進去的事情,對,這個也還在練習

Annsley: 那我覺得這些都是比較理想化的東西欸,因為一般來講,正常來說,正常的人排到的東西都是你不太喜歡,但是你必須要今天就要完成,然後時間也沒有辦法讓你這樣子…這樣子切割的事情,那這個狀況就是你一整天你都要被這些很煩事情包圍

Andy: 這個這東西我覺得我最近比較有體會,因為阿瑋之前有跟我講說就是”你要先把事情抓一個時間提前做完”,那我覺得這件事情就是我在想到底要怎麼提前做完,那切割成ABCD的方式就是一個蠻好的方式,因為當你拖到最後一天做的時候,你就會覺得整件事情都很煩

Annsley:

阿瑋: 這個已經從幼稚園鳥畢業了

Andy: 對對對對對,我現在開始就會做這些事情

阿瑋: 對,你現在該就比較不會一直把事情拖到最後,而是你在掌握你的時間了

Andy: 對對對對對,現在有一點是…長回來掌控權的狀態,但是需要用一些小技巧去幫你,因為就是要硬幹很難,但是如果我是慢慢的用一些小技巧,逼著自己從小是裡面去調整的話,這樣子…

阿瑋: 自我管理

Andy: 對對對,效果會好一些

Annsley: 喔,所以我是一顆蛋,就是但個疑問就是你的那個ABCDEF的狀態、階段,你會把這件事情…假如說這件事情是30號要完成

Andy:

Annsley: 那你就會把ABCDEF都分成21、22、23、24、25、26、27要完成,這樣子嗎?

阿瑋: 不會,因為你不一定每個單位是一樣的,它又不是等差,你今天只是…比如說你要做一張圖,跟你要做一個網站,那個量怎麼可能會一樣

Annsley: 對啊

阿瑋: 所以他不會是等差的啊,所以你用天去分的話,你那圖的東西一定會拖…就是浪費很多時間

Annsley: 對啊

Andy: 嗯嗯嗯,就好比我們之前…我們最近有在做一個類似像設計的東西好了,那我可能就會在今天我就要先想好它大概是有哪幾種可能,跟它有哪些特質,就讓自己心裡面有個底,對或者是說它想要有可能會往ABCDE哪種方向,就是我會從大…盡量的練習從大到小,就是從架構開始,那第二天再往下一層去補

Annsley:

Andy: 對對對,大概是這樣,因為架構出來的時候你就在框框裡面去想事情,就比較不會亂掉啦,我自己是這樣

Annsley: 然後比較好掌控

阿瑋: 我覺得這個我可以補充一個點就是…你在規劃你的時間或者在答應別人事情的時候,必須要先去能夠確定說這個會花多久時間,如果…比如說我們現在要做一個專案好了,然後你現在像我要設計類的東西,它就是可能需要花時間,除非你是按模板做的那就算了,可是如果你是真的要設計,要去搜尋一些東西,或者說你要做一些功能,然後他是必須有研究成份在裡面,你沒辦法預估時間的,這種事情就要減少,然後它的時間會是最多的,哪怕它可能一下就做完了,可是你不確定性高,你的時間就要留得多,那如果是像是比如說打個文件而已還是幹嘛,這些你可以很確定時間的東西,當你在準備要答應人家的時候,你的時間應該要已經規劃好了才對,所以當你說”OK,我可以完成”的這個承諾的時候,通常下一句就會接說”我大概什麼時候會給你”,那這樣子的話你的時間基本上就規劃出來了,然後沒有辦法預估的事情,只能說”這個東西我可能要花點時間研究,我研究之後能夠預估了那個時間的話我再回覆你”,這個方式才會讓你的時間不會這麼的…不確定性因素那麼高

Annsley: 了解

Andy: 嗯,這個東西也可以應用在像是企劃上面,因為過去我在寫企劃嘛,所以有兩個東西我是覺得蠻重要是可以比較好掌握時間,第一個就是剛剛講的架構,那再來的話就是裡面的關鍵字或關鍵內容,就是…比如說我今天要寫一個市場分析好了,第一階段我就會先把所有的新聞報導,我要用的連結可能就貼上去,那第一個連結下面我可能會寫到兩個重點,我就先可能用hashtag的方式去標記一下我要寫到哪兩個點,那第二個我要標寫到哪個點,第三個寫到哪個點,對像這樣子就是架構跟核心出來了,那時間你大概就可以…你就可以掌控,你不用去咬文嚼字說我要怎麼樣寫比較好,但是因為你的方向出來的時候就會比較好去寫,對,所以像我跟阿瑋,呃…freelancer或者是說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我覺得掌握關鍵也是一個很重要的能力

阿瑋: 組織啦

Andy: 對,組織啦組織,對啊,嗯…那不知不覺就講到freelancer然後我們就忘記疫情了,但是…

阿瑋: 對疫情過了疫情過了

大家: (笑)

Andy: 對,那疫情就是能夠讓我們知道我們如果變成一個獨立工作者的話,那我們就要面對到什麼事情,所以在家工作或在外面工作也好,就是我們需要找到自己能夠進入工作的方式,那空間、時間可能也可以切割去進行,那還有自我管理的能力跟抓時間的能力,對啊,好啦,那今天的討論分享就到這邊,那就希望這疫情能趕快過,然後大家都變成freelancer,YO

阿瑋: 大家一起的當話淹水了,ok

Andy: 好,OK 那這一集就到這邊結束,掰掰

阿瑋、Annsley: 掰掰

哈囉~願意給我一些建議嗎? 感謝你看到這裡ㄛ!

欄位均非必填,可自由填寫~